第527章 异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黄飞循着冷玉丽的目光,向林昆看了过去,觉得有些眼熟,但没认出是林昆,他冷笑了一声,马上领着人就要走过去,却被冷玉丽一把拉住。

“大胆!来人,抓住这凶徒!”贵妇人听得王宪喊主君“小农蛮”,虽然心中觉得好笑,这煞星似的主人,地位尊崇无比的国主第下,也有被人骂的一天,又心说主人要真是不懂礼义廉耻的小蛮子,那可有些意思呢。但她粉脸却是怒气冲冲,好似自己都被侮辱了一般,主君更是蒙受奇耻大辱。

于亮很潇洒的靠在车门边上,从兜里摸出了根烟叼在嘴里点着,一副看好戏的架势看着他的小弟们把林昆围住,然后这些个小弟一窝蜂的扑了上去……

于是飞速从怀里拿出一个小本,在上面记录起来,不时抬头看向老医师,露出聆听的表情,还时而认真的点头,仿佛要记住对方说的每一个字,这一招,也是他在高官自传上总结出的杀手锏。

林昆叹了口气,道:“蒋姐,你先站起来,我不能答应你接受百凤门,但我想到了另一个办法,如果你想听的话,咱们就坐下来好好说说,如果你执意要跪下去,那我也没办法,只能转身回家了。”

他立时喜出望外,想赶紧叫婆娘陆二姐去准备上好酒菜,谁知道,却找不到人,最后,在后院恰好逮到从后门偷偷溜进来的陆二姐,手里是他的祖传宝贝瓷枕,这可把他气得啊。眼见郑长史脸色不快要走,他就把陆二姐叫进厅堂,当着郑长史的面给了陆二姐一个耳光。更将明明说有酒席但却没有的罪责推到陆二姐头上。还好,这次见效了,郑长史好似看得有趣,又坐了下来。他便开始变本加厉的责骂陆二姐。

打造那些航海司南里的磁石小针,陆宁很是用了些功夫,短时间内,并不怕被盗版,相信还没人能短时间琢磨透其中的关键又有自己这样控制力量的精准。

心有余悸的我不敢放慢脚步,狂奔着冲到了人群中。反常的举动立刻引起了大家的注意,灵芊回头看来奇怪地问道:“你干什么呢?”“我……我……”我一边调整呼吸一边指着身后说道,“在林子里有个怪物,力大无穷,我差点被它弄死。”

别看李春生平时一副大大咧咧的,时不时的脑袋还像是被门夹过,这一遇到了事儿倒是出奇的镇定,一路上两只手握在方向盘上不急不慢的开着车,这让林昆又对他这个便宜徒弟刮目相看,这货平时的二劲儿绝对是装出来的。

不过古武境的修炼之法,大都掌握在联邦各势力手中,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最正统的获得办法,就是考入四大道院,除此之外,就只能是投效各大势力或是世家。

或许是对求学的期待,旅程对于这些少年男女来说并不枯燥,男女之间,更有一些朦胧的吸引,使得这万里之旅,别有一些乐趣。

回到家,林昆把楚澄抱进了房间里,林昆给孩子盖好了被子,然后关了灯,两人一起从楚澄的房间里出来,林昆故意调戏的说:“老婆,我们睡觉吧。”就要往林昆的房间里走。

毕竟是五岁的孩子,语气再凌厉,听起来也是奶味十足,惹的周围的人一阵哈哈大笑。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无数道小黑线,这孩子都从哪学的,还知道‘私奔’这个词。

林昆眼看着澄澄被弹的坐在了地上,心里顿时一咯噔,赶紧跑了过来,听到小胖子的叫骂之后,他心里顿时一团熊熊的火焰在燃烧,就想揍这倒霉孩子两个大嘴巴子,不过也只是想想罢了,他一个大老爷们打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林昆站了起来,光着脚丫在地摊上试探性的走了两步,然后便开始正常的走了起来,脚踝处的疼痛还在,但已经轻的可以忽略不计了。

章小雅站在门外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小家伙刚开门的时候明明对自己很热情,怎么忽然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好像很不欢迎她?

又高又膀的小青年浑身的酒气,有着八分的醉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这几个孩子话里的意思,扮出一脸委屈的表情道:“谁放屁了,我没放啊?”

胖子吃力地喊道,白面怪人在疯狂地挣扎,胖子的力量正在飞快流失,如果错过了这个机会,我们或许都会交代在这里!我握紧了匕首,心里一直在告诉自己不能再等了,哪怕再拖延一分钟大家都可能死在此地。

能和这样一位女子共处一室、同床共枕,得是多少男同胞梦寐以求的事啊!

林昆不明白官场上的那些细节,但基本的情商他还是极高的,尤其善于察言观色,也知道做人不能太张扬了,打过招呼之后就表现的很低调,如果周围的这些警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倒真会以为他只是出于正常的礼貌才和姜峰打招呼。

浪人酒吧,五年前绝对是第七街区的翘楚,可惜今天落魄成这德行,到处弥漫着劣质酒的气味儿,坐在这里喝酒的也都是些不入流的穷鬼。

林昆突然哈哈笑了起来,道:“打的好,儿子!不过你以后得记住了,咱是男子汉,打人得用拳头,不能用手指尖挠,那是女人的做法。”

“好吧,你如果赢了的话,就给我唱首歌吧。”韩心笑着道,她故意语速很快,所以在林昆的耳朵里听起来,就是他如果赢了她给他唱歌。

章小雅的眼神顿时直了直,那男人不正是她刚才打电话的林昆打个么!他……他不是说不在家么!“哼,坏人!”章小雅委屈的皱起了眉头,咕哝道:“人家又没怎么样,干嘛非要躲着人家……”

林昆笑了笑,叉开了话题,随便找了一个和孩子相关的话题聊了起来。

一旁的小艇上,付国斌是除了耿月娥之外最着急担心的,学校出游是他这个校长组织的,要是真有孩子发生了什么意外,他绝对脱不了干系。

李春生才不在乎众人的眼光呢,在他的眼里他就是天下第一帅,不不不,他师傅林昆才是天下第一帅,他是天下第二帅,大大咧咧的就走出了警察局。

林昆眉头皱了一下,“行了,你就放心吧,他对我才没有那个想法呢!”林昆不解,很不解,十分不解的看着林昆,“媳妇,这是为啥呢?”

林昆马上反应过来,笑着道:“是姓于的那个小子买你的凶吧,说说吧,他想要你把我怎么样?”男道士道:“半条命。”林昆摇摇头:“你觉得你有那个本事么?”

林昆扭头就要走,可还是那句话,他保护章小雅是看在章老爷子的面子上,所以最终他还是站住了脚步,回过头冲陆婷道:“行,就那个数吧,别的我也没什么要求了,你赶紧向你们领导请示吧,我还得浇菜呢!”

反而历史上最终继承了皇位的南唐后主李煜,现今的处境应该最为不妙,是三人中最看不到希望的,又被狠辣果决的长兄燕王李弘翼猜忌,处境凶险。

于亮心中鄙夷,暗骂:“好你个白眼狼,吃老子用老子的,老子还替你保守秘密,遇到点事让你帮忙,你竟然还跟老子坐地起价谈价码!”